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紫衣侯同題】紫衣侯

作者:簾外落花    授權級別:A    絕品文章    2019-11-25   點擊:

專欄作家:簾外落花
 

簾外落花:四川樂山人,網絡寫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學網站擔任編輯或主編,在報刊雜志發表文學作品數十萬字。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四川省散文家協會會員,樂山市作協會員,金口河區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作家班學員。

點擊進入簾外落花個人文集

  紫衣侯:古龍小說《浣花洗劍錄》中無所不能的劍客,他神一般的劍法與公候般的氣度,作為中原武林武功最高的劍客,海內外第一劍法名家,懂得天下一百九十三種秘門劍法。
  一
  項城市讀完《浣花洗劍錄》之后,便晨昏顛倒地把自己當了紫衣侯,將那把核桃秋鑲的彎刀當了寶劍四處砍伐,一時他爹種的竹子,他媽栽的玉米甘蔗,鄰居家的櫻桃花椒老鷹茶樹,還有放牛路上的五倍子樹、野核桃樹、野桑葚樹……,叫得出名的叫不出名的都被砍得樹仰草翻。
  項城市原本就有點遭村里大人討厭,這之后在村里處境越發難堪起來,因為他還“帶壞了”李吟湄、羅立瓊、朱成碧這些女孩子,之前她們每天都乖乖在家幫著干農活,偶爾上學讀書。偶爾的原因不是她們不愛學習,而是村里的學校沒有公辦老師,僅一個讀了幾天初中,家里實在窮得拿不出學費,不得不回村的女孩子當了代課老師,那女孩就是后來瘋了的“人”冷吟的姨媽。因為項城市總能翻山爬樹,找野天麻、隔三秋、麥門冬、野川芎、重樓等中藥材拿鎮上去賣給供銷社,又能下套套斑鳩、野雞、猥子這些野物,拿去鎮上的餐館幫家里換鹽巴錢。他那有點農閑就打山的爹也能賺點副業,家里條件比其他人好過一點。項城市也沒搞出什么大禍騷,也就難得管他,偶爾去上幾天學也還學得起走,搞得那個姨媽更喜歡項城市而隔閡看著樹葉動都能發呆的冷吟,但那個姨媽不喜歡項城市用賣藥材的錢買回的古龍、金庸、梁羽生,讓班里那幾個把猴子趕去深山,把野豬嚇得掉下懸崖仍然用不完力氣的青勾子娃兒整天嘿嘿哈哈,干了不少破壞。比如簡竹練習鐵砂掌把格出教室和辦公室的青石板敲斷一次又一次,累得他的石匠爺爺天天往石料場走,胡子上的石渣灰都沒擦干凈過;趙小波在竹子里裝石頭當雙節棍練,把學校唯一的掛在屋檐上的銅鐘敲出了窟窿,把唯一的木頭釘的籃球架捶得稀爛。項城市的書不僅給男孩子看,也給李吟湄和羅立瓊、朱成碧看。只有冷吟不看,冷吟雖然也想有劍,但那是李白的劍,掛在腰間裝酷的。
  我們村的女孩原本只需要認得自己名字,去趕場分得清楚茅廁的男女就可以了,但是李吟湄的爹說女娃兒還是多讀點書好,賣菜要會算賬。所以村里的幾個女娃兒都沾了光,多讀了幾年,誰曉得項城市把這些沒名堂的武打書給男孩看就算了,還給她們看。她們看了倒是沒有拆墻也不砍樹,但她們幾家的豬還等著她們割豬草來喂,大人還等著下工能吃上夜飯。那時候只有部分人家才點得起煤油燈,所以要趕在天還蒙蒙亮的時候回家,好看得見吃飯,吃過飯摸黑在火塘燒水洗臉洗腳,燙熱火了才能把潮乎乎的被窩烘熱,才能一覺睡到天亮,緩解一天的塵勞。從她們迷戀上項城市的武俠小說,不是把豬餓得翻出了圈,就是大人從地里收工回來鍋灶還沒點燃。氣得她們幾個沒少挨罵,她們的媽沒少去吼項城市的媽,卻因為項城市家的攆山狗太厲害不敢靠近,只能使勁吼項城市他媽才能聽見,人的聲音終究又輸給群狗之吠。
  項城市還有很多在村里的事,講幾件就能擠占他自封紫衣侯的后來。一九八八年,項城市十五歲,嘴角有了絨毛,聲帶開始沙啞,讀完小學不費力就考上了初中,卻是不愿意再讀了,想做打山匠。打山匠是我們村的叫法,書上和城里人叫獵人,聽起來很威武的樣子,項城市家最威武的不是他爹,也不是老打山匠的他爺爺,而是幾代人為打山養的幾條攆山狗,有幾代狗就威風了幾代。項城市家外那條路連著三個組的道,有了那幾代狗的威風,幾個組的人硬是在離他家幾百米遠的地方走出幾條遠道。所以那幾個媽也只能私下詛咒項城市和他家的狗,然后回家威脅自己的女兒。用藥團藥貓藥狗這是后來富起來才有的事。連項城市的媽,這個打山匠家的女人都在嘆息人心跟著錢變黑了。她說不來人心不古這個成語。除了項城市,也就是后來的紫衣侯,項城市的媽還將成為紫衣侯這個故事的二主角,全因二十多年后的一場精準扶貧脫貧攻堅戰役。這才是讓我愿意費筆墨講項城市的原因。
  二
  項城市是一九九二年離開村子進城的,進城的原因是因為冷吟,讀了初中的冷呆子取了村里最漂亮的李聽雨,讓他四年的努力白費,他用打山換來的錢給李聽雨買包子吃、買紗巾戴、還買手帕擦嘴巴,讓她在一群割豬草的女孩子里最招眼。
  項城市到底是項城市,沒有用他悄悄購買的劍去恩仇冷呆子,而是在離開村子那天給了冷呆子一筆厚禮,五十元錢,并對他說了一句武打小說里面俠客常說的話。那臺詞太濫,就不贅述了。
  進了城的項城市,沒有了在村里魚入江河獸入深林的自在,而是烏龜上沙灘老虎進荒漠的促狹。用他后來跟員工說的話講,他吃過餐桌剩下的菜,睡過最臟的地下室,搬過最重的水泥板,見過城里人無數的眼神。項城市沒說城里人的眼神是什么眼神,王大馬卻說啥子眼神都干不贏打山匠的眼神。王大馬是冷吟瘋了,故意說整李聽雨沒眼力見的。
  總之,項城市吃過無數人沒吃過的苦,堅持過無數人沒有過的堅持,他終于發跡了,富起來的項城市干的第一件事情不是買房買車,不是納妾養三,而是轟轟烈烈地把項城市改成“紫衣侯”,所有下屬稱他“侯爺”,還準備把公司注冊成“膜武紅塵”。他全日制本科的夫人在耳邊軟語:“墨舞比膜武好,物仰其墨,長袖善舞。既有你笑傲江湖的俠情,也能文入事業的浩存?!庇谑蔷陀辛巳蘸缶┏巧倘撕腿珖娜碎L聚,集原創文化和殺蟲一體的公司——墨舞紅塵集團公司。
  成了侯爺的項城市順理成章地有了房有了車,有了成功人士標配的一切,但他仍然聽夫人的話。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又應該能接受的,項城市是尊重文化人的,當年他給冷吟五十元就是出于對冷吟讀了三年初中的尊重,雖然他只喜歡讀武俠小說。當了老總以后的紫衣侯,在賢妻的規劃下就不止讀武俠小說了,他女人讓他讀《資治通鑒》、《史記》、《世界通史》等,還讓他讀《金瓶梅》。項城市曾抓著他女子的手問:“不怕我成為西門慶嗎?”全日制本科老婆已經是墨舞紅塵財務總監,淡淡回答:“是讓你學習西門慶怎么投資做生意的,順便再看看他是怎么作死的?!表棾鞘凶畲蟮闹腔凼亲鹬胤蛉说闹腔?,并將夫人的智慧用好用活。項城市常常在辦公室翹著二郎腿回想少年時光,也會想到李聽雨,想到李聽雨的時候,他會給學校、醫院捐點錢。冷吟瘋了,李聽雨娘家送去治病的錢,其實是項城市悄悄給的,不過那時候的項城市還不風光,還在親自殺老鼠、逮蟑螂、拍蚊子。
  項城市是一個有情義的人!村里人都這樣講,他們忘了曾對項城市的厭惡和詛咒。項城市不是個東西,那么多錢,還讓她媽吃“精準扶貧?!贝謇锶硕歼@樣講,他們忘了項城市對全村人的慷慨和幫助。
  三
  村里剛開始有精準扶貧政策的時候,誰也不知道后來的待遇有那么好,都不愿意當,畢竟當貧困戶還是有點丟臉。據說某個村還發生過實在安不下去抓鬮的事,還有的村里實在沒辦法,讓自己親戚把這些名額強行分攤了。這樣的事情也只是以訛傳訛,我們縣我們村沒有發生過,包括項城市的媽,從一開始就沒納入,她也不愿意當精準扶貧戶,并不是她覺悟高,而是她覺得當貧困戶不安逸,說起“燒皮”丟臉得很。
  這樣講也沒有問題啊,問題的問題就是后來“兩不愁三保障”政策出來,加上層層幫扶,政策“待遇”芝麻開花都追不上。據說一些人心里開始失衡了,當了貧困戶的比誰得的多,沒當的恨當了的,因此擠眉弄眼的指桑罵槐的人越來越多??嗔四切头龈刹繌脑绲酵碇v政策,核實資料,幫著干活,檢查一層一層來,群眾有意見,自然有反應,整改落實再反復核查。上面也及時出來文件要求重新核實,不能漏評一戶,也不能錯評一戶。經過全面核實,旁邊那個村清退了一戶,我們村本來都是符合條件的人才能當貧困戶,情緒都平穩了,以為工作就這樣順利下去。這時候有一個人鬧起來了,她要當貧困戶,而且異常堅決,
  誰都沒想到就是項城市的媽。她先是找村干部鬧,接著是鄉干部和幫扶她的縣里來的干部,項城市的媽作為非貧也和其他非貧一樣享受著非貧的幫扶待遇,只是沒有享受到貧困戶子女讀書免費、醫療只交一點門檻費,還有住房補貼等。但她家沒人讀書沒人生病,項城市女兒戶口在京城,又在那邊讀書。但是村里水、電、路、農家書屋、文化室、電視廣播等基礎設施建好后,所有村民都能享受,反正是幾代人幾十代人都沒敢想過的政策和待遇。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任誰做思想工作都沒用,每次檢查項城市他媽都要去找檢查組表達不滿,給幫扶她的那個干部帶來系列整改材料。實在沒辦法了,干部們想只有請項城市做工作了。也就是紫衣侯。項城市把電話一次次打給他媽,這個過去對打山匠唯命是從的婦女,并不是因為項城市有了錢才變得固執,無數次苦口婆心地談話,項城市他媽才說出心底的怨氣:“她說她也曉得家里不缺錢,兒子捐出去的錢更多,手下還養了那么多人。她就是見不慣里面一兩個“懶人”,以前都是窮才懶的,現在也等著上面照顧,憑什么要讓懶人停尸靠骨,讓勤快人賺錢來養他們。兒子雖然賺了錢,但是也受得苦?!痹箽庹业搅?,疏導沒用,掛了電話項城市他媽依然我行我素。
  “會哭的娃兒有奶吃?!表棾鞘兴麐尶偹泗[到“貧困戶”待遇,“被”精準了,從她當了“貧困戶”那天就來了個女“幫扶干部”,從早到晚陪著她,幫著她干這干那,聽她嘮叨,一切都順著她。她這輩子雖然生了個有錢的項城市,但從來沒被這樣關懷過。那段時間,老太太是心里心外的舒坦,但過了一些日子,這個勞動習慣了的農村婦女,又從內心深處生出愧疚,對幫扶她的那個“女干部”說了心里話:“干女兒哎,要不是你們這樣來幫扶。我們村里這些老人很多年都沒人過問了,病了都自己挨著,哪里痛就熬著。兒女都去城里打工、上班、賺錢,年頭年尾回來一回,有的幾年都不回來。你們來不僅給帶來了政策,還陪著我們說話,帶大家去醫病。項城市也孝順,卻離家那么遠,我表面上鬧懶人,主要是羨慕那些幫扶干部天天管的“貧困戶”,像兒女一樣親侯著,陪著。我們就是缺你們說的關愛啊?!币幌捳f得姑娘抹了淚,這樣的話其他貧困戶也私下講過,從最開始對政策的需要,到后來更多是感情的依賴,這些干部像他們的孩子,卻比兒女孝順,寂寞的村子因為這場脫貧攻堅,有了幾十年前的模樣,有了人情有了人語,這些老人有了人尊重,有人知冷知熱,有人送去治病有人解開心結。
  項城市的媽當了“貧困戶”,想不通的人又有了,村里只好請那個“幫扶干部”把項老太太帶到城里去玩,組織其余的所有人開了一個會,這個會讓很多人都紅了臉。村長,就是李吟媚的爹說:“你們曉得她的貧困戶怎么當的嗎?這是項城市的一個緩兵之計,她所有待遇都是項城市單獨拿的錢,為了讓老太太相信,那個干部也是項城市挑的一個愿意來體驗山區生活的女下屬。我們瞞著大家是不對,但是你們的嘴守得住嗎?推開這些不說,村里大事小情,項城市給了多少錢……?”一屋子人開始沉默。
  李村長接著說:“村里瞞著老太太貧困戶一事,做得不對,我給大家道歉,并及時改正,但你們想想,為什么要瞞著你們?有沒有從心底想過自力更生,有沒有覺得等靠要是不對的?我們窮,骨氣呢?以前的人為什么怕別人說窮,現在大家都爭著喊窮?為什么?大家反思一下。政策這么好,不能只望著上面等等等、要要要,人家項城市有錢是哪里來的?等來的嗎?要來的嗎?人家娃兒從小吃的苦,你們沒看見過哇?”李村長一席話說得大家都低了頭。沒想到項老太太爭當貧困戶這個反面教材,反而成了一個正面素材。
  四
  王大馬說過一句話:“木板房漏風,嘴也漏風?!表椑咸芸炀蜁缘米约旱呢毨舨粌H沒撿到“便宜,”等于是兒子花“高價錢”買的。她哭著來找李吟湄的爹,李吟湄的爹看見項老太太流眼抹淚的走來,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這些吃飽了的,好好的事情又攪黃,還嫌不夠忙嗎?但他不敢說,他只能笑臉。
  硬起頭皮上,咋辦!干工作不脫層皮不啃硬骨頭不行,當年紅軍二萬五,如今只是讓群眾脫貧,這個老黨員抓了抓不多的頭發,迎上去:“項大嫂子,咋哭了?”
  “我的貧苦戶是咋回事,老臉沒地方放了?!崩钜麂厮肓讼?,等她哭完看看又提什么要求再說。半個小時老太太才抽抽搭搭哭完,抹干凈眼淚的老太太直了直腰,清了清嗓子?!拔也皇钦娴南氘斬毨?,就是想有個人陪,你看王大嬢,李二麻子幾個我們一起耍的老娘,都有幫扶人員天天去,我是眼熱。我也想明白了,爭當貧困戶不對,給你們添麻煩了,以后拿我教育大家?!?
  經過項老太太這次風波,后來的扶貧工作出奇地順利,在干部們的幫助下,我們村所有貧困戶提前脫貧,我們縣提前高質量脫貧摘帽。聽李吟湄的爹說項城市,不對,紫衣侯準備回來投資生態農業,項目已開始規劃,村里出去的一部分年輕人就能回鄉就業了。
  再說一件事就不說了,紫衣侯給我們縣每個村送了一百冊書籍,其中就有那套《浣花洗劍錄》。
  審核編輯:下寨龍池     推薦:下寨龍池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猜 疑

下一篇: 《  鄰家鋪子男孩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下寨龍池:
小說幾乎全是側面描寫,雖然沒有對項城市外貌的描寫,但是大家都能感到項城市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叫我說,大家就按照找侯哥的樣子想象得了,不需要描寫。文章代入感很強烈,我懷疑都是真事,我們的侯哥,從來都沒有丟失一顆俠者的心,俠之大者,胸懷天下。在作者娓娓道來的敘述中,一個英雄立了起來。贊一個。

執行站長   吟湄:
第七屆同題二等獎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2

  • 簡竹

    哈哈

    54天前

    回復

  • 粒兒

    我想知道后來呢……

    2019-12-04

    回復

  • 歐陽夢兒

    個人認為紫衣侯并不是此篇文章的主角。所以用紫衣侯命名,有失偏頗。此篇圍繞精準扶貧那些事,道出了孤巢老人的心酸與寂寞。也從某一方面說明了精準扶貧的利與弊——過于物質的“扶”,會讓人心傾斜與失衡。沒有區別對待的“扶”,從某種角度來說實際是成全了部分懶人。(我不管說得對不對,我只負責說。

    2019-11-30

    回復

  • 東方玉潔

    這腦子怎么長得,俺怎么就一點也沒有呢?

    2019-11-27

    回復

  • 寄北

    紅塵紫衣侯,城市有玩偶

    2019-11-27

    回復

  • 一塵

    比擬聯想,是中有非,非中有是,仙劍情緣,網絡俠客,現實人物,有根有末,政策剖解,舉一反三------,真是大卡登臺,亮相出彩,受教了

    2019-11-26

    回復

  • 趙小波

    我在想,夫婦共同研讀《金瓶梅》是啥樣一個場景呢?

    2019-11-26

    回復

    • 吟湄

      @趙小波 你可以自己去試

      2019-11-26

      回復

  • 西部井水

    2019-11-26

    回復

  • 花落無聲

    每個人都有出場,以不同的身份。哈哈。

    2019-11-25

    回復

  • 吟湄

    這是搶跑

    2019-11-25

    回復

  • 下寨龍池

    侯哥,她把你的那點家底事都公布于眾了,夠吟媚們,冷吟們八卦一陣子了。

    2019-11-25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簾外落花

查看TA的文集

淘宝快3怎么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