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情感散文

【紫衣侯同題】從城市玩偶到紫衣侯

作者:趙小波    授權級別:A    絕品文章    2019-12-19   點擊:

  紅塵滾滾,紅塵看不破,看不破,是因為傾入的情太多。

  1

  屈指算來,應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剛學會上網,看什么都新鮮,看什么都不懂,每天一有閑暇,就爬到網上亂轉,后來認識一個外地網友,問我在干啥,我說不知道干啥,就是隨便看看。她說我好土。我土嗎? 好吧,我真的很土。問她上網干啥,回復我說看小說。城市玩偶寫的《我的狐貍情人》。
  網上竟然能看小說?還是聊齋的!
  又被人鄙視了一回,聊齋你個頭,人家寫的是言情小說好不啦!
  順著對方發來的鏈接進去,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只翩然欲飛的蝴蝶。也就是這只蝴蝶,為我開啟了網絡文學的大門。那個網站,便是煙雨紅塵。而城市玩偶,也就是在那時候進入了我的視野。
  城市玩偶當年有多火呢?在當年的紅塵,城市玩偶的熱度絕不亞于現在任何一檔綜藝節目的頭牌大明星,那粉絲烏央烏央的。小說每更新一節,很快就會收獲鮮花和掌聲無數,估計他每次打開頁面,音響里都會“阿歐”聲不絕于耳,那個提示音,現在回想起來,是真的美妙啊。
  事實上,那個時候的煙雨紅塵,應該是最純凈的時代。這個純凈有兩個意思,一個是網站版面的純凈,清新脫俗,打開便如沐春風。第二個則是人心的純凈,大家都是以文會友,因文而交,沒有任何功利心。那些純粹發自內心的欣賞和問候,無論多少年過去,回想起來,都是一份原初的感動。
  我很快沉溺于其中,這個網站,也成為了我最常去,占用業余時間和精力最多的地方。由最初的游民,到后來做編輯、做管理,并由此結識了一幫交往至今,雖然很多都是一直不曾見面,卻始終親如家人的朋友。這其中,就包括城市玩偶。
  而玩偶,則是我此生見的第一個網友。
  北京這個城市,給我留下了太多一生難忘的記憶。與玩偶喝了多少次酒,我不記得了,但絕對忘不掉第一次見面吃的那頓羊蝎子,忘不了4個初次見面的網友一起爬香山看紅葉,在山頂喝茶擼串聊天的那個美好下午。

  2

  男人應該對自己狠一點。
  這是玩偶對我說過很多次的一句話,雖然都是北漂,我與玩偶的區別很大,我在一家小文化公司打工,無所作為,每天患得患失。而他已經注冊了自己的公司,領著屈指可數的幾個人在創業。
  初見玩偶的時候,他剛從地下室搬到石景山的一處很小的民宅里,院子里堆滿殺蟲保潔的工具,客廳是會議室,主臥兼了辦公室,中間被一架書櫥隔開(此處全憑記憶,或許有誤)。我去的時候,他還有些不好意思,說地方簡陋。然而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他還能白天親力親為去找業務謀活計,夜里加班加點續寫自己的小說,再加上數量驚人的散文、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服不行。
  后來我因為各種原因,回了山東老家的小城。三年時間里,那個我們為之付出熱情的網站,也經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新人進來,故人離去,由于資本注入,寫文的人也由最初的單純興趣而開始追逐利益,內容良莠不齊,最終導致純文學的進一步沒落,一如人間的聲色犬馬,令人無法言說。
  也就是在這三年里面,我在為生計奔忙以外的時間,都在與曾是刀客、黃塵刀客等人一直致力于另一家純文學網站,原創力量文學聯盟的運營和管理,雖然還創辦了同名的期刊雜志,但最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繼續下去,網站也在幾次更換人員之后而遺憾關停。似乎這段時間里,玩偶也停了自己的長篇寫作,除了偶爾的散文之外,很少看見他的文字出現。
  2009年,我重返北京。此時的玩偶,辦公室已經鳥槍換炮,搬到了一家很不錯的寫字樓,人員也大幅度增加,添了新車,有了自己的人生伴侶、秘書兼老板娘,這個秘書是真貼身那種,笑一下。
  見面時談到對文學的堅持,我說自己剛注冊了一家網站,準備自立門戶,重起爐灶,做一個純凈的網站,不求大,只為再續那份單純的夢想。本來想邀玩偶一起,但他似乎已無心此道,說是公司太忙,已經顧不上這些。于是后來便只談世道人情,不聊文學。
  而我那家名為時光的文學網,也只是草草運行了一年便無疾而終,在當年的網絡江湖上,甚至連一點水花都沒有泛起。

  3

  此后我對文學變得心灰意懶,后來輾轉定居成都,終于學會沉下心來謀生活,不再去任何一家網站,偶有小作,也只是宣泄心情存于私人空間,鮮有拿去發表。
  時光恍惚,轉眼又是幾年過去,卻沒想到玩偶在經過了多年的沉寂之后,突然說要重啟紅塵,再造網站。征求我建議的時候,我第一句說的就是沒必要再做了,隨著科技快速發展,自媒體大行其道,文學網站已經是末路,人心大多在逐利,恐怕再也找不到當年的初心。幾次邀約之后,我也只是拿出了當年時光文學網的設計草圖和文件壓縮包供他參考,同時推薦了吟湄給他作為任執行站長的第一人選。
  但玩偶這個狠人的執拗是我無法理解的,他不但真的重啟了紅塵,建起了客棧,還變身為紫衣侯,大旗一揮,竟然真的聚攏了網絡江湖豪杰無數。而我是真的無心參與了,說是無心,其實也是無力,網站開張時,正值小兒出世,工作方面也壓力山大,頻頻出差,分身乏術。除了偶爾過去發個舊文之外,便是于靜默處,看一眾豪杰爽友大顯身手,墨舞紅塵。
  事實證明,玩偶是對的,他對我說,人心在經過浮躁過后,最終會沉靜下來,尋找一個精神的家園。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個家園守護下去,不讓他被世俗侵染,也許我們堅持不到最后,但這個過程,一定是值得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在前兩年壓力稍減的時候,在玩偶和小刀的邀約下,重新回到了這個群體。但我的性格注定了無法勝任主要管理之職,再怎么說,網站不能太沉寂,需要一個懂管理的人來操作,而吟湄,正是這方面的最佳人選。
  如今,網站已經過了新一輪的改版,網頁重新變得清新如水,大浪淘沙過后,留下的必然是金子,金子一樣的作品和人心。
  我的山東老鄉,暢銷書作家大冰有一句話,我很喜歡,抄錄于此:“每個人都有權給自己選擇一群沒有血緣關系的家人,每個人都有權給自己選擇幾個不是籍貫的家鄉?!?
  嗯,我愿就這樣置身其中,再次于繁華之外,坐在紅塵客棧這個家里面,靜靜的讀每一篇文章,每一首文,分享我的親人們的每一次開心和歡笑。
  祝福玩偶,祝福紫衣侯,祝福老項——我的兄長,愿墨舞紅塵的大旗永遠不倒,親人們永遠不再走散。

 ?。?019.12.19.成都)
  審核編輯:花落無聲     推薦:花落無聲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秋天的味道

下一篇: 《 情海諜魂

編者按:
散文主編   花落無聲:
網絡的江湖變化太快,不變的只有初心與情誼。正是因為有執拗的堅持著,不論是玩偶還是紫衣侯,還有徜徉其間的你我他。堅持,讓我們彼此鼓勵著,一路前行。

執行站長   吟湄:
第七屆同題三等獎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8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淘宝快3怎么追号 云南快乐10分遗漏 怎么看股票k线图 免费股票推荐论坛 河南十一选五在线走势 1分钟一开大发快三规律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 浙江6+1开奖号码搜索 快乐10分专家预测方法 福22选5开奖结果 配资好吗到佳永配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