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情感散文

那時過年

作者:落葉半床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20-01-16   點擊:


  剛踏進臘月的邊兒,村里人陸續忙活過年了。
  主糧在我們那兒是面粉,一定先備足。打好的面粉倒進面缸,人心里是滿足的。粉絲也要準備起來。上凍而晴朗的夜晚,連夜把漏好的粉絲掛在繩子上,連續凍上幾晚,粉絲就變得透明晶亮的了。家家戶戶門前的樹上掛著好看的粉絲,一家一家連接起來,看上去相當壯觀。有月亮的晚上,樹和粉絲在風中發出嘎吱聲,想來悠長而親切。
  冬天多數是晴朗干燥的。趕集的人漸漸多了。趕集的次數也漸漸多了。起先是買些白菜蘿卜,一次往回帶一些,漸漸地積了許多,白菜整齊地碼在墻角,就那樣露天放著,白菜是不怕凍的;蘿卜埋在土里,也埋了一堆。如果紅芋窖離家近,也可以把蘿卜放到紅芋窖里。等吃的時候,從土里扒出來的蘿卜出了汗,冒著絲絲的熱氣,看上去新鮮極了。
  二十三、二十四之前,買好香燭和老灶爺(即灶王爺),待到祭灶(有二十三過的也有二十四過的),主婦燒香拜灶王爺灶王奶奶,隆重地把去年貼在灶臺墻壁上的老灶爺請下來,再把新買的貼上去。經過一年的煙熏火燎,舊的老灶爺變得灰頭土臉的,硬而發著黃,就塞進灶膛里,燒了火。
  過了祭灶,過年的節奏就快了許多。需要買的東西也多了起來,紅白糖,辣椒,鹽,佐料,大米,小米,果子……從集上回來就堆滿一大桌子。晚上把紅白糖分別稱好裝好,一袋八兩,拿鋸條在油燈上封了口,一袋一袋整整齊齊擺放好——每個糖袋子上印著紅色雙喜,總覺得它們也知道要過年一樣。
  魚和肉買起來,雞鴨家家有,就省了??吹胶玫木唾I點兒,更要看看行情,能便宜點買回來當然更好,這樣一來,也許幾個集才能準備齊全。紅紙、鞭炮、新上市的年畫……樣樣來點兒。
  炸撒子。這是費事兒的。頭幾天和面,稱好面粉和鹽,面粉根據人口不同多寡不定,二十三十四十或者更多,鹽也根據口味的輕重每家各不相同,但一定要適量。撒子面要和得硬,和好了放置在大盆里,有空就得掂掂揉揉,來回三四天等面軟和后,就進入第二道工序,盤條。盤條需要三個人,一個搓,一個盤,一個打下手倒倒油。盤好條等面醒好,拉扯下面條會不會斷,不會斷的話就可以進入第三道工序,炸。炸的工序也很復雜,也需要三人,架上油鍋,一個燒火,一個扯,一個翻。小時候撒子是必備的零嘴兼禮品,每家每戶必須準備。不會的人家可以請人幫忙。被請的人忙上好幾天,頂多在炸撒子的那天吃上一頓飯。鄰里之間因為這種互幫互助會變得熱乎許多。
  做酒釀。不是每家都做,多數買點兒回來。因為天氣冷,要放到被窩里發酵,怪麻煩的。
  蒸饅頭。選陽光晴好的天氣,(晴天經過太陽照射,面團發得更好些)接近過年的兩三天內最好,蒸上個一整天,準備的饅頭差不多夠吃到正月十五。有的人家親戚多,要蒸個兩三天才能備足。
  炸大肉,粉子肉,蛋餃,酥肉,丸子,雞和魚,有條件的人家煮牛肉,當然那時候牛肉吃不起,很少有人會買。羊肉一般會有,多是宰自家的羊?;蛘邘准亦従庸卜忠恢谎?,每戶按當年的價錢拿錢買。有個別人家殺頭豬,大部分人家養了一年的豬賣掉,然后拿賣豬的一部分錢來買肉。就是俗話說的“養雞換鹽錢,養豬好過年”。炸肉的這天給人感覺特別幸福,大鍋里煮著肉和骨頭,小鍋里炸著肉和丸子,除了上供的,隨時可以吃一點;坐在灶前拉風箱燒火還可以烤個紅芋和玉米。這幾天燒得柴火全是劈柴,不像平時燒豆秸玉米稈之類的莊稼桿子燒起來滿屋飛。家家戶戶如此,出門一看,嚯,煙囪里冒出來的煙也不像平常那樣黑乎乎的了。
  炸好的年貨和蒸好的饅頭分門別類裝在幾個大竹筐里,用報紙蓋好,吊在房梁上。
  對聯也要寫起來。買幾張紅紙裁剪好,有幾扇大門幾個單門,全部計算好,大門寫上吉祥的對子,單門寫上幾個吉利的大字,豬圈上寫“六畜興旺”“肥豬滿圈”,井沿寫“富水長流”,雞圈鴨棚,面缸,水缸哪里也要考慮到,連門前的樹上也要寫上“抬頭見喜”。
  這些準備妥當,轉眼就是年二十九或三十(大小年不同)了。這一天必定打掃除塵,角落旮旯哪里也要打掃干凈的。堂屋是重點打掃對象,積了一年灰的條幾,條幾上放了一年的花瓶和塑料花,全拿到院子里洗刷一新。堂屋正中掛著的褪了色的中堂,取下來換上新的。床底下積著多少年的灰也絕不打掃,并且覺得沒打掃的必要,誰也不會跑床底下躺著,除了鞋子;有的人家廚房也不許打掃,尤其是房梁上垂掛下來的一綹一綹的灰,更是不能碰,要知道這些灰條條熱氣一哈簡直就要掉進鍋里去的,但據說這些灰是錢串子,掃掉了錢就跟著跑了。打掃完畢,貼好對聯,然后放鞭炮吃午飯。這一天講究團圓,全家人圍坐在桌子旁,大吃大喝,好不熱鬧。吃完飯包餃子,包夠當天晚上和第二天一整天的,順帶搟點面條,因為從這天晚上起就不興再勞作。當晚放好自家的鞭炮,端著餃子到大門口邊吃邊看人家放鞭炮。一年的忙碌到這會兒總算畫上句號。
  晚飯后給家里的長輩拜年磕頭,每個小孩會拿到幾份壓歲錢。拜年總要早一點兒,特別等有了電視以后,家家戶戶忙著趕點兒看春晚??创和硎前疽沟囊粋€好方法,不然閑逛生事,打牌,點火,打架,但不管干什么也好,一定要熬過十二點,聽見新年的鐘聲才能去睡覺。熬通宵的大有人在,于是第二天頂著一對熊貓眼四處拜年問安。
  堂屋里點上燭火,供起香火,處處云煙繚繞,燒紙的紙灰滿屋里忽忽悠悠東飄西蕩。鞭炮聲從凌晨開始此起彼伏,噼噼啪啪地轟炸到新年的太陽升起之后才會漸漸停歇??諝饫飶浡鯚熚?,那味道不絕如縷,濃烈得咋咋呼呼。
  大年初一,父母拿出不知藏在哪里的新衣服,老老少少打扮一新。輪到洗臉,一個接一個洗,從年紀最大的長輩開始洗,洗到吃奶的孩子,一盆水洗成烏漆八黑的,但不準倒掉。吃的水也是頭天晚上打好放在水缸里的,大年初一嘛,得閑著,什么活兒也不準干。
  初一吃一天的餃子,睜眼就是餃子,餃子鍋里下著幾根面條,也有一鍋面條里下著幾個餃子的,具體要看每家的實際情況。這一天很無聊,除了拜年什么也不能做,水不能潑,地不準掃,拿了剪子不吉利,動了針線說是扎龍眼。沒轍,只好四處跑著拜年,認識不認識的挨家挨戶地一一拜過,換回來一把兩把的瓜子、花生和糖果。小孩子感覺這一天真的好富有,口袋里總這么飽鼓鼓的。
  初二開始串親戚。從這天起進入吃吃喝喝的模式。串親戚多數人騎自行車,趕上天氣不好就只好走路。近的還好,早上去一家,中午還能去一家;遠的也許趕到中午才吃得上早飯。結冰的清晨,地上鋪著白霜,父母用自行車馱著孩子,孩子包著圍巾戴著帽子,捂得只剩下兩只眼睛,大點兒的孩子腿上放著馬籃子,馬籃子的下面裝著馓子,上面擺著紅白糖、果子、餅干。走路的挑著擔,一頭一個圓竹籃,仍舊裝著撒子,紅白糖,果子,餅干,孩子跑在前面或是跟在后面。
  走到熱鬧的地方,依稀還有賣果子餅干的。串親戚的嫌籃子不夠滿了,會再買些放上。
  路上的風景還是不錯的。錯錯落落的樹木,雖然光禿禿的,枝椏卻千奇百怪,不經意的時候撲棱棱有烏鴉飛過,麻雀更是成群結隊,喜鵲站在高大的枝頭,翹起尾巴,跳來跳去。零零落落的村莊,東一塊西一塊,分隔開大片大片的麥田。偶爾經過一片竹林,一處水塘,一條清清的河水,眼前便豐富多彩起來。如果大雪落滿平原,看去一馬平川,樹木和村莊就更加重要,雖然飄雪的時候哪只眼睛看去也充滿了情畫意,但是碰上大雪過后的大晴天,特別容易迷路,四處被陽光照得明晃晃的,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坑。這時候路上的情景就多了幾分探險的成分,到了親戚家里烤上火,一瞬間感覺好極了。
  有時候客人差不多到齊,單等一家路遠的,主人常常要跑到村口甚至大路上左顧右盼。
  等到客人坐定,一大清早就開始忙活的主人端上飯菜,所有的閑談從路上轉到飯桌上,掛在房梁上竹筐里的年貨變成一碗碗飽含深情的熱氣騰騰的飯菜,吃在嘴里滋味是不一般的。一年來凝聚的辛勞,就在這樣的飯桌上,杯觥交錯,流年暗換。做主人的希望客人吃飽喝足,做客人的自然會不遺余力地滿足主人的愿望,一頓酒飯下來,東倒西歪的倒有三五個?;厝サ穆飞?,酒的后勁上來了,自行車往路旁一丟,人躺在麥田或溝頭呼呼睡起了大覺。走路的醉倒了的,筐子歪在路邊,挑擔子的扁擔不知丟在哪里去了。帶著孩子的一般不會喝到醉倒的地步,不然曠野里就會看到一個孩子在冷風里一把鼻涕一把淚想把醉倒地上的漢子給拉起來。
  初二到初八是串親戚的高峰期。破五過后,初六起店鋪逐漸開張了,擺地攤的也上了街。瞅個空兒,當爹的難免帶著孩子到街上買些花炮和小煙花回來,再沒有錢也要買幾個旗火,二踢腿也少不了,地老鼠,連珠彈,銀針……小玩意隨便帶幾個回來。大的煙花買不起,就看人家放吧。再買兩個燈籠,不然回去用紙糊一個也成。
  親戚走到差不多,年差不多也要過完。到了正月十五,家家包包子,包布袋饃,餡里少不了蘿卜,紅的白的,更少不了的是粉絲。蒸好了,每個人“扛著”(手里拿著布袋饃放在肩頭上裝裝樣子)到大門口去吃。吃的時候,你一句我一句問開了“扛了幾個布袋”,回答“三個”“五個”的都有,這樣吃著樂著,不知不覺中竟真吃了好多個。等到吃撐了,才意識到吃多了,靈機一動就比誰打的飽嗝多。煞有介事地,簡直就像是多打了幾袋糧似的。
  正月十五最盛大的不是看月亮,也不是放煙花,看燈更談不上。小地方幾乎沒人買的起大煙花,最最了不起的算是幾個年輕人集結起來搗鼓場悠花。悠花是需要時間準備的,花力氣也花心思,多年前為此寫過一篇文字,在此就不多贅述了。
  審核編輯:十八孩十八公   精華:吟湄  推薦:十八孩十八公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回憶

下一篇: 《 你是一部動人的電影

編者按:
散文編輯   十八孩十八公:
撒子好吃,記憶深刻的是在慶陽西峰那次吃的撒子和油潑辣椒面,覺得是一輩子吃到最好吃的,也許以前是窮學生的緣故。據說撒子在古時候是一種刑具,犯人不招供就撒子伺候,日語“挨拶” ,原始意思也是說,招吧,不招就挨撒子大刑伺候,后來演變成為見面都先招呼一下。過年的習俗也像語言的演變一樣,慢慢在變化。文章卻把時光停留當年,暖暖的回憶。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7

  • 花落無聲

    跟我們這里過年的習俗差不多,又有很多不同。我們也是初一吃一天的餃子,什么活有不能干,更不能動剪刀、針線,那是大忌??墒?,酒釀是江南一帶的特色,餃子是長江以北的習俗。落葉是哪兒人呢?

    8天前

    回復

    • 落葉半床

      @花落無聲 皖西北。做酒釀是為了燒浮子茶。用麥子做的麥酒(麥酵子)也好吃。過年大部分做前一種,后一種新麥子下來的時候做好了,夏天比較容易發酵,直接盛到碗里吃。

      7天前

      回復

  • 十八孩十八公

    你沒有寫錯字,撒子即是馓子。撒子的撒是“播種”的意思,民間故意把馓子寫成撒子,讀音一樣(SANZI),意思是,吃了就能夠生兒子,圖個吉利。撒子,也的確是一種刑具,扎手腳的,跟馓子還比較像。真正寫錯的字是有的,但不是你的錯,你能夠說清楚“面粉”是什么東西嗎?“乖弟弟,姐姐下面給你吃?!?,誰又能夠說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8天前

    回復

    • 落葉半床

      @十八孩十八公 心生安慰。謝謝十八孩十八公!

      8天前

      回復

  • 吟湄

    好濃的年味!

    8天前

    回復

  • 落葉半床

    天哪,炸馓子的馓全部被我打錯了。

    9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落葉半床

查看TA的文集

淘宝快3怎么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