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游記異聞

可以著墨的一天

作者:徐學明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20-01-18   點擊:


  星星還在眨眼,路燈仍在閃爍,路邊的樹影婆娑,人行小道上急匆匆的走著一個穿棉衣的老頭。不知有什么急事,他直奔公交車站,顧不著看滿天的星星和時不時劃過天際的流星,也顧不著紅綠燈。一會兒跑,一會兒走,總之走的比較急。
  公交站靜靜地站著,似乎在想什么心事,自顧自地全然不管一個老頭左顧右盼。什么尊老愛幼它不予理睬,至于你急什么也不干它的事,自然高傲地昂著頭。這個老頭只好耐著性子等待,看著站牌若有所思地——你孤傲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無腳不能行走,無腦沒有思想,人們把你杵在哪里你就必須在哪里,只需規規矩矩,哪里也不準去,當然它想走也走不了。它倒也很聽話守規矩,腰桿挺得直直勤勤懇懇履行職責,從不敢耽擱,有時顯得比較孤獨而已。
  路上的行人多了起來,天地之間有了一條明顯的縫隙,星星也累了回家睡覺了,至于月亮嘿嘿早就溜走了,此時公交車姍姍而來。這個老頭雙手將敞開未扣扣子的棉衣左右交叉一拉就登上張開黑洞洞大口的鐵家伙嘴里,瞬間被吞噬。
  106路公交不喝油,據說環保沒有什么污染,靜靜的沒有噪音。清遠這幾年在創全國文明城市,所以電力客車多了起來。你還別說真得不錯,可能是老司機了,當然路也非常好,就像平靜無風的水面,沒有皺褶而且筆直。坐在上面如果不是看見迅速逝去的樹影,你還真不知道車在運行。其實這車一步三回頭也是一個原因:上班尋食的人類由于生活好了,金龜子也多了,路也就被淤塞了。五公里的路,盡然在眾里尋他千百度中走了一個半小時。
  到達約好的地點,時間還在不太遠的地方等著呢,于是這個老頭脫去棉衣,找了一個移步換景曲徑通幽的地方。這里沒有金龜子,沒有跳廣場舞的大媽,更加沒有大嗓門的喇叭,真是一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于是沉靜在108式楊氏演繹中。你看那個貓步多么輕柔,似乎要把演繹的精髓在這輕靈的腳步中體現,又似悄無聲息去摸鬼子的崗哨,總之針落地的聲音可以聽見,但他的腳步卻隱藏在針的聲音之后……
  “上車出發嘍——”循聲望去,主席揮著手招呼大家往豪華大巴走去,這個老頭演繹正好結束。他們這是要去哪里?應邀來自全國各地的“三名筆會”的成員(十一位名刊、名社的名編輯)以及本地部分作家數十人去英德英西峰林小鎮采風。這群人有的穿著棉衣,有的穿件毛衣,更有的只著單衣。有的英姿煥發,有的靚麗如花,而有的白發雙鬢魚尾耕田,五線譜深深印在額頭,但大家有說有笑,有點像一家人趕集。
  穿過水泥鋼筋的森林,高速公路迅速地逝去,林蔭小道上穿行,時間在悄悄地流失。你在想什么呢?有兩人在身后討論平仄問題,述說著一首詞的韻律;左邊的人精精有味的說昨日的邂逅,右邊的小說家在構思人物和場景的布局,稍遠處的人在聽著有心人介紹路邊的風景,而你有點熱脫去了棉衣,一言不發閉著眼睛似乎在養神又似一個虛心專注的傾聽者,因為在這群作家中,你的年齡雖長寫作的作齡卻較短,人家無論是歌還是小說,無論是散文還是散文隨手就來提筆就到常常一蹴而就,而你三思不得要領。你在想,無論是唐詩宋詞你從來沒有說看不懂的而有人寫的所為的現代詩卻云山霧罩看不懂,迷糊在懵懂中。
  車在山間蛇行,樹在彎道上迅速撤退,時不時的招手致意,不知名的草將頭低到更低處,小溪唱著山歌跳躍著奔走。你看見前方幾十只彩蝶翩翩起舞,似在開什么慶祝會,有的花間低旋,有的追逐,而有的在嬉戲,好一派熱鬧景象。
  你看見了一條橫幅“熱烈歡迎清遠市作家協會蒞臨千軍山”,你在想,這里就是千軍山?四周都是山,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不就是山嗎?有千軍的雄姿?有排山倒海的氣勢?而橫掃千軍如卷席更是無從談起,稀松平常得很。你納悶,你有點失望,有點惆悵。莫不是還沒有到千軍山吧,你在心里嘀咕著獨自疑問。
  你隨著人們下車后發現,一幢景間別墅的門旁高處有一塊匾,系著花結的紅綢,你忽然想起,應該是“清遠市作家協會創作基地”,因為今天要舉行掛牌儀式,是了,是了。果然,第一個程序就是掛牌。那十一位名家依次站在牌匾兩側,市作協主席居中,一聲令下,隨著紅綢的緩緩下落,照相機、手機、攝像機的咔嚓的聲響成一片,儼然小的交響音樂會。
  入秋以來,幾乎沒有下過一場雨,不知何時龍王有了一點心事飄了一滴眼淚。你看見前方曾經碧波蕩漾的荷花池已經干涸,荷花早沒了蹤影,只剩下幾根干癟叉叉戳在那里;歡快的泛著小小浪花的小河變成了曾經,原始森林樹木樹梢的葉面可以當鍋用了,就連旁邊的小草也泛黃耷拉著腦袋。于是,你不再欣賞景致,你就與那天點評小說的楊大師聽他聊寫作,聊謀篇;你與《詩刊》丁編輯請教詩歌的平仄與韻律以及意象與重構;你們談曾經聽著軍號聲長大,你們聊共同的話語,雖然你的詩歌寫的很不像樣,依然無礙大局,你們邊走邊聊,不看遠處不瞅近鄰,你們聊得投機,你們聊得開心,看看你們手舞足蹈的表情就知道這一切。
  正午的陽光格外燦爛,這群人坐在別墅的陰影里或者在遮陽傘下邊吃午餐邊聊見聞,來自省外的大師更是大家關注的對象,談得最多的還是文學創作。
  太陽偏西的時候,車輪又開始啟動。
  車,在小道上蠕動;作家們瞇著眼睛小息,不時有村落從窗外走過,你注意到這些村落幾乎都是兩三層的小樓,密集成群,有的樓與樓之間太過親密,有的就是人們稱之為的握手樓,之間沒有樹沒有草,房屋之間沒有綠化,村前大都有一干涸的小池塘。你干脆也閉上眼冥想昨晚令你有所思的夢……
  不知不覺間,你隨人們進入一片不一樣的林區,前面花花綠綠,兩邊擺滿了特色貨物,不遠處有一個高大的門樓,還有滾動字幕,原來是英西峰林小鎮??!
  最早映入眼簾的是群山。你看,在水一方的山,山連著山山牽著山溝壑鑲嵌,似兄弟似姐妹血脈相連,昂著頭挺著胸向著同一個方向;神奇啊,你們這是要到哪里去?雄偉啊,蔚為壯觀。那氣勢如同猛虎下山、如同百萬雄師過大江,什么叫勢不可擋?這就是最好的佐證。它的雄偉它的壯觀它的氣勢……我翻遍了辭海不知道如何表達,有詩為證:
  當我用異樣的眼望著你時/身邊的人告訴我/你僅僅是上帝的隨手作品/是自然的產物/震撼實無必要/你只是井底之蛙/然而我知道
  你在地心積聚了千萬年/你在地幔中洶涌澎湃/直致有一天/以勢不可擋的氣勢/在隆隆聲中崛起
  我心潮澎湃地聆聽過千百次賽馬/我曾上百次在兩弦上搖曳/見過非洲草原的角馬奔騰/未曾見過你的恢弘/似鐵甲似鐵流火山噴發
  是誰成就了你的銳不可擋/是誰揮手使你奔騰呼嘯/如同百萬雄師/亦如萬條蛟龍翻江/軍團蟻太過渺小
  USA航母南海橫行/小男孩廣島游弋/俄羅斯導彈洲際巡航/華夏轟六登場/在我心中翻起的浪花/峰值一樣/而你/讓我兩眼發直
  這就是你對千軍山的感覺
  導游向你的右手方向揮手,那里有一顆夜明珠大家要不要欣賞一下?哪有不看的道理?夜明珠被藏在山洞中。燈光下,一顆綠色的碩大球體在圍欄中矗立著。圍欄內小額的人民幣、外幣如同地毯鋪了一層。夜明珠又一次使你眼睛放光。有詩為證:?
  隨著人流走進不起眼的山洞/令人窒息的光華/以遠古的神秘與藍/向人們砸來/心跳加速/血壓直奔一百八?
  燈光驟然熄滅/一米五直徑的球體/通體碧綠/幽幽的藍光奪目/以至穹頂星光燦爛/貝若是你的母體/孕期定超千年?
  你若生在戰國/必然是硝煙彌漫/若太平洋有水路直通峰林小鎮/十一條航母就會橫行/太可恨了有人垂胸頓足/你為何躲在英西?
  多少千年的風歺露宿/使你如此豐滿/多少光年的滋養/使你通體精華泛藍/以你絕世的容貌/見證滄海桑田/述說歷史蛻變?
  華夏揮汗如雨勞作/為理想日夜筑夢/你們深知/從哪里來耕耘何方/上帝說/送上一顆光華四射的珠/照亮你們回家的路
  一大片沙漠的驕子,仙人掌類的花,火一樣的紅,搖頭晃腦闡釋自己的堅強和無謂,彰顯著自己強大的生命力,時不時還動用渾身的刺在前來觀賞的人群中顯示一下自己的存在,對此,你無動于衷。
  正前方,一塊佇立的巨石吸引了你的目光,不是它長得特別,也不是質地特殊,是因為毛主席“不到長城非好漢”真跡的魅力抓住了你的目光,何止是抓住了你的眼,你看,一大群作家依次紛紛輕輕撫摸與之合影。你在一撇一捺中搜尋蒼勁有力的筆劃,體悟入木三分的力量,你在逐字逐句中領悟句中豪情,也在真言中抒發感情。你在想……
  萬里長城在這里綿長,沙漠嬌子可以移步,不到長城非好漢的的真跡可以雕刻可以在這里矗立,氣勢恢宏的千軍山在靜靜的寬闊水面非凡面世,夜明珠在這里幽幽藍穎。前者可以人工修造,后者呢?你在感嘆“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盡折腰”的絕句。
  這一天,不值得著墨嗎?
  
  審核編輯:沁芳閘   精華:沁芳閘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天才評論家

下一篇: 《 曹丕寶寶心里苦

編者按:
散文主編   沁芳閘:
這一天,是值得著墨的。雖然它只是許多普通日子里的普通一天,雖然作家們的采風也不少??墒?,你細細看去,還是有許多的不同,生命還是昨天的生命,可是軌跡還是有了不同。就如那萬里長城還在,沙子還在唱著自己的歌,可摸城墻的人畢竟換了,連心境也換了。所以,這還是值得著墨的一天。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

  • 花落無聲

    細細拜讀,韻味無窮。感謝老師帶來的佳作,祝您新年快樂!

    3天前

    回復

  • 吟湄

    這個寫法很別致。問好,祝新年快樂。

    6天前

    回復

  • 沁芳閘

    老師的文字,細看,很有意思。

    8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淘宝快3怎么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