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情感散文

曾經,我也以為她是秦香蓮

作者:梨渦小篆    授權級別:A    編輯推薦    2020-01-24   點擊:


  2019年8月,我在珠海旅游,遇到了一位有十五年交情的朋友。
  她請我去她家做客。我自然愿意。她老公也非常熱情,設宴款待,飯后帶我游覽他的企業。企業規模不小,坐落于珠江附近,西洋風格設計。室外鮮花朵朵,嬌艷欲滴;室內寬敞明亮,一塵不染。車間宛如雪洞,凈化空調系統每小時自動換入新鮮空氣。這家企業與國際大牌合作,生產的化妝品覆蓋了整個珠江三角洲和東南亞,銷量與歐萊雅有一拼。
  我佩服,對朋友說:你這富太太上輩子是拯救了銀河系嗎?能嫁給這么事業有成的老公?
  朋友聞言,神色卻是一黯。她老公立刻將話題顧左右而言他。
  我覺得奇怪,隨后與朋友獨處,方才得知,他們正在協議離婚。
  這家企業年均幾十個億的營業額,不但與她毫無關系。她老公足足70%的股份,也與她毫無關系。在他們十二年的婚期內,一直是財務AA,一直是各顧各的。包括他們的兒子,也是女方一直帶在身邊,男方每個月出點生活費罷了。
  我聽了,頗為詫異:那你們過得算是什么日子?你們倆感情不好嗎?
  不但不好,而且分局十年,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強撐罷了。朋友苦笑:結婚前為了證明我對他的愛,我與他裸婚。結婚后為了感化他的良心,我一切大包大攬。孩子生下來,他沒換過一次尿布沒喂過一次奶瓶,他的家人也不理會月子里的我……我都回憶不出來當年是怎么熬過來的……反正是稀里糊涂的熬了這么多年……
  我問:那你為什么又不想熬了?
  她說:因為我現在掙錢多了??!
  此話一出,我們同時大笑。著實是再真實不過的真相。易卜生筆下的娜拉若要出走,光會呼喊那些要獨立要自由的口號是不行的。如魯迅所言:女人如果缺乏經濟獨立的能力,哪怕撲騰著翅膀飛到廣闊的天空,“或者也實在只有兩條路:不是墮落,就是回來”。話說回來,娜拉如果能在事業上有所成就,干練上進,敢愛敢恨,俠骨柔情。那她離婚就不會難過,而是重生。
  我鼓勵了朋友之后,離開,回到家鄉。
  過了兩個月,朋友微信與我聯系,再次談到離婚,卻是字字含淚。她雖然嘴上說要好合好散,不想與老公在財產方面撕破臉。卻沒想到她老公早已將婚內共同財產轉移,計劃要讓她凈身出戶,還奪走了兒子的撫養權。
  我活活聽呆,反問她憑啥呢!我讓她聯絡娘家人出面。她的回復讓我瞬間一個頭兩個大。她說:娘家人出面也沒用。我娘家爹媽做小本生意還欠了他一筆債務未還……
  話說到這個田地,我只得勸她:也許你老公是舍不得你離開他,如果你不離婚,他不至于趕盡殺絕。
  朋友卻說:不。他是一切計劃好了。他現在一定要離婚。哪怕我不離,他也會以分居超過十年提出訴訟。我只是沒想到,他這么狠,他比陳世美都狠……他狠得讓我懷疑,我好像從來就不認識他……
  我看著聊天記錄,長長的嘆了口氣。想了一想對她說:沒關系。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兒子已經十歲,不會判給他就不認你這個媽。孩子歸他,你負擔更輕。再說你才三十八歲,還有大把日子要活。三十八歲離開一個人渣,勝過你四十八歲、五十八歲才離開。就算他是無情無義的陳世美,你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秦香蓮。
  說到這里,我想起了曾經身邊出現過的一個“秦香蓮”。
  她是我的一位親戚。她的故事,我自幼就全程見證。
  她是苦出身,姿色一般,家境貧寒。青春正好的年月,她相親遇到了一位高大威猛的司機,倆人接觸不久就結婚?;楹?,也過過一段甜蜜安穩的生活??上蟹介L年開車跑長途,一跑跑半個月?;氐郊颐鎸λ?,沒有什么溫存體貼,只有解決性欲的直奔主題。她很快懷了孕,很快生了娃。她生的是男孩,勉強在婆家立了足。坐月子的期間,婆婆粗枝大葉,老公漫不經心,娘家老母親又是一堆孫要帶,她含著眼淚起床做飯,蘸著涼水用手洗衣。那年那月,洗衣服也不是家家戶戶都用得起的。為此,她落下了月子病。再過兩年,男方不講究衛生的壞習慣害她得了子宮頸癌。三十出頭的年紀,她被迫切除了子宮。從此,她一過性生活就痛得險些暈厥。
  她的丈夫無法理解。他只知道男人娶老婆就是圖個鋪床疊被、傳宗接代。如果一個女人不能再跟他滾床單了,也不能再跟他生孩子了,那么就像一個廢棄的輪胎,大不了換一個就行了。
  人,不敢輕易生邪念。那是因為,人,十分容易生邪念。
  一生邪念,就做惡事。她的丈夫,很快勾搭上了單位里一個離婚女人。那個女人,離婚前就喜歡招蜂引蝶。丈夫管不住,只會在家里把她衣服剝光了拳打腳踢。那女人被丈夫打得越厲害,越是出門打扮得花枝招展,逢男人亂拋媚眼。俗話說“渣男配賤女”。這倆人對于茍合的興趣,都是非同常人的濃烈。開始是偷偷摸摸的,逐漸膽子越來越大,男人索性把家一扔,直接搬到離婚女人家住去了。
  可憐的原配呆在家里,死守著四面墻還有一兒一女。兒子是親生的,不能舍。女兒是抱養的,使勁虐。女人把一肚子怨氣都發泄到了無辜的養女身上。成堆的家務活讓她干。好菜好飯好衣好鞋沒她啥事。逢年過節,親朋好友到了她家上酒桌。她的養女,永遠是自己端個小碗,坐在廚房吃。
  也有人勸過她離婚。比如我媽。我媽說有些人值得你生死相依至死不渝,也有些人不值得你凄凄慘慘戚戚切切。你離了婚,哪怕不再婚,也能過幾天心里不憋屈的好日子。她不允。她說,我不能便宜那對狗男女。我要讓他們名不正言不順,永遠被別人戳脊梁骨。
  也有人想為她出頭。比如我爸。我爸曾經設了一場“鴻門宴”,把她老公喚到家里,一場疾言厲色的訓斥與一頓針鋒相對的理論,讓那個色厲內荏的男人瞬間跪倒在地,賭咒發誓要回歸家庭,再不生異心。我爸還未罷休,她卻歡天喜地,眉開眼笑,不由分手就原諒了他。
  惡人都被我父母當了。人家夫妻還是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意打,一個愿意捱。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貧w了家庭的男人,對待老婆換了策略。在外人面前客客氣氣,在妻兒面前冷冷淡淡。女人著力示好,照樣把日子過得滿場狗血,一地雞毛。
  兒子看透父親的渣,勸母親別再窩囊,斷腕自救。女兒面對養父的渣,反而是投其所好,極力爭取自己在家庭里的一席之地。于是,這個家庭里分成了兩派,不是爭吵,就是冷戰。鄰里得知,權當笑話,竊竊議論。親友得知,恨其不幸,哀其不爭。時光飛逝,轉眼二十年過去。兒子娶了媳婦,女兒嫁到外地。丈夫兩鬢斑白,背也有些微駝,工作之余數算著自己的數套房產,稱得上是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了。她也認了命。這場婚姻,沒有帶給她內心的愉悅,起碼還有物質的安慰。不料,那個被大家都忘卻了的離婚女人,卻在一個深秋的夜晚闖入了她家,還丟給她一張照片。那是一張小男孩的照片,白白胖胖,健健壯壯,只是那眉眼,那神態,活脫與丈夫一個模子里出來的。她如受雷擊,方才得知這二十年來,她的丈夫和這個情婦一直藕斷絲連,甚至還造出了一個孩子!
  如今,小三上門逼宮,逼她離婚。
  隨后,丈夫施展家暴,迫她離婚。
  她再次哭泣著來到我家。我爸沉默不語。我媽義憤填膺,建議她去法院起訴,告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重婚罪。她唯唯諾諾。她的兒媳得知此事,一怒之下,擼起袖子要去打那個小三。她猶猶豫豫。她一趟一趟的往我家跑,渾似祥林嫂一般的絮絮叨叨,內容不外乎“陳世美”忘恩負義,“狐貍精”不知廉恥。每每宣泄完畢,她又回到那個冰冷的家里。直到她最后一次被毒打進了醫院,她認命了,接受了我爸的建議——“放手吧?!?
  由于娘家人的強勢。她在離婚協議書里得到了三套房產,也算是晚年有所保障。無奈這個時候的她,容貌凋零,已是奔六十的老婦人。兒女都已成家,各自承擔各自生命里的重與輕。孫兒雖然活潑可愛,卻是無法緩解她內心的憂傷。她在空蕩蕩的大房子里反思以往,時而悔恨自己離婚離得晚了,時而糾結放過前夫放得便宜了。她有時候來到我家,對我控訴前夫離婚之后迅速與小三領了證,光明正大,名正言順的過起了小日子。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平,居然沒有一個響雷劈死渣男,更沒有一個閃電電死淫婦!她有一次還哭著對我說,如果能夠復婚就好了。如果復婚了,她會竭盡所能的對這個生命里唯一的男人好,她會溫柔體貼,她會賢惠順從,她會任他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當時的我,只有二十五歲。我也替她抱不平。我也在她面前詛咒這對人渣不得好死,必有報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男下油鍋鑊湯,女上刀山火海。但是,兩年之后,我就不這么想了。
  因為兩年之后,她出了車禍。她成了植物人。
  多么諷刺。她心心念念的該下地獄的人好端端的享受著人生,而她苦大仇深的日子又雪上加霜。她躺在病床上,雙目緊閉,渾身麻木。我們在她床畔呼喊,她聞所未聞。醫生們說:她聽不見。
  她的前夫得到了消息,許是道德綁架,許是良心發現,來她病房里看了一看,坐了一坐。我下了班去探望,正巧碰見。她的前夫輕輕呼喚了一聲她的名字,她居然手指動了動,隨后胳膊抬了抬。原來她不是聽不見。那個讓她一生受盡折磨、痛苦,嘗遍悲涼、無奈的男人,還是她心中拔不掉的刺,更是她命里掙不脫的劫。
  我與她的前夫客客氣氣的寒暄,寒暄之后發現,他早就放下了。他來探視,嘴上唏噓,神情得意。那種得意,渾似想告訴所有人:你們不都是盼我倒霉嘛,現在看看倒霉的人是誰!
  包括她神智恢復一些后,家里人給她準備的生日宴。她的前夫照樣大模大樣的前來,給她碟子里夾菜,給她嘴里喂飯,還是掩蓋不住那種得意,就是那種我知道你們都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的得意!
  后來她去世了。她的前夫沒有參加葬禮。她曾經的婆家人卻參加了葬禮。大家心照不宣她前夫的薄情,又無可奈何的看著她的前夫繼續著他的自負、他的猖狂。她去世五年之后,大家似乎都忘記了他們之間的恩怨情仇,又似乎都接納了她前夫與現任之間安安穩穩、快快樂樂的狀況。偶爾論及她,無非說一句:哎,可惜了的,她這輩子活的……她早離婚不就得了……誰離了誰還不能過了!
  我那個時候年輕,聽到這些言辭,直覺得世情悲涼。如今人到中年,卻也是極贊同這番論調。
  婚姻猶如一個迷宮,有些男女進去可以攜手同心一起探寶,一起扶持。有些男女進去則是走著走著就走散了。走散了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而是彼此根本沒那么愛的問題。
  正如電影《我不是潘金蓮》里的李雪蓮。她原本可以過得很好。她有一張標致的面孔,有一襲苗條的身材,有一身能夠養活自己的本事,她熬的牛骨湯十里八鄉都出名。就為了前夫算計她假離婚變成了真離婚,還唾棄她是潘金蓮。李雪蓮被心魔所控,不顧一切要討說法要報仇。她搭進去了二十年的光陰,從一個美艷能干,男人們多覬覦的少婦變成一個眉目陰鷙,臃腫執拗得失去了往日光彩的老婦。她自己不幸也就算了,因為她的執念,她還連累了一溜地方官員跟著丟官。那些官員,沒有貪贓枉法,沒有公款吃喝,反而一個個成了有冤無處申的竇娥。電影里,李雪蓮的前夫秦玉河終于在她憤懣的感召下出車禍死了。李雪蓮聞訊,卻是嚎啕大哭。
  她為什么而哭?
  聽她話音:秦玉河,你死了,留下我怎么辦,我(是不是潘金蓮這個事)說不清楚了!
  實際上,因為秦玉河一死,她不知道未來的日子該怎么活了;因為秦玉河一死,她再也沒有機會擁有美滿的婚姻了。
  對她一片赤誠的趙大頭被她辜負,牛骨店和客棧的生意被她耽誤,娘家兄弟跟她斷聯系了,她原來的孩子也不理會她了。最關鍵的是她耿耿于懷多年的“潘金蓮”之名,居然坐實了——她與趙大頭的一夜之歡,原來是官員們擺好的陷阱,就等著拿這個事逼她放棄上訪呢!
  可是,李雪蓮如果當初放棄扮演秦香蓮,擦干眼淚,另覓新生,或許前面有更好的風景,更好的愛情,更幸福的生活。
  正如我說過的那位親戚,不值得為一段腐爛的婚姻浪費自己二十多年的光陰。
  也正如我開頭提到的那位朋友,也不值得再為一段腐爛的感情浪費自己一分鐘的時間。
  《孫子兵法》與三十六計都強調過:糾纏無益,撤,永遠是上計。
  審核編輯:十八孩十八公     推薦:十八孩十八公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經歷無聊(散文)

下一篇: 《 我們高三畢業十年了

編者按:
散文編輯   十八孩十八公:
三十六計:走為上。娜拉走后怎麼辦呢?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梨渦小篆

查看TA的文集

淘宝快3怎么追号 重庆快乐十分彩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今日股票行情 天保基建股票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遗漏 大盘股票走势 福建36选7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特肖公式规律大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