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微型小說

不安分的尸體

作者:一縷清風哲    授權級別:B    編輯推薦    2020-01-28   點擊:


  “再開快點兒!”大毛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對司機小李催促道。一輛黑色的別克在人來熙往的大道兩旁絕塵駛向火葬場的位置。
  王老漢有兩個兒子:大毛和二毛。大毛跟著自己的堂叔做水泥生意。他混得比較開,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地痞流氓都有他的結拜兄弟。這兩年洋房、洋車、美女樣樣俱全。
  二毛整日游手好閑、不務正業,至今一事無成。如果說他們兄弟兩人有什么共同之處,那就是都不孝順。
  半年前,王老漢的妻子病故之后,王老漢每日郁郁寡歡,身體也每況愈下,大毛和二毛卻你推我攘誰都不想贍養老人。失妻之痛、恨子之切,使王老漢一下病倒在床,不久便去逝了。
  王老漢是個傳統的老農民,他死后除了幾間破瓦房之外沒留下什么,但是大毛和二毛就看中了這幾間破瓦房,瓦房本身并不值錢,而值錢的是瓦房占據的那些地皮。
  兩人明爭暗奪,都想得到這幾間破瓦房。王老漢本無意把這房子留給這兩個不孝子,但是他生前立下遺囑,也是他的遺愿——兩人,無論是誰,只要能讓他土葬就把這幾間房子給誰。
  王老漢最近幾年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別人火葬而心有余悸,或是受傳統思想的影響,他很怕自己死后像一根沒用的干柴一樣被扔進烈火中焚燒,最后化成一捧灰土,隨風散盡。
  所以他立下這樣的遺愿,當時除了他的兩個兒子外,亦有親朋好友在旁邊,作為證人。
  雖然王老漢的舉止比較荒唐,但這畢竟是老人的遺愿,又有親友字據為證,所以兩人不敢違背,只能私下暗暗較勁兒。一切都在暗處進行,表面看不出任何異樣。就是在王老漢的尸體被推進火葬場準備火化的今天,好像還沒有看出兩人要有任何行動的跡象。
  車開進火葬場,大毛下了車,二毛和親友都已到齊。大毛撲向王老漢哭天搶地的失聲痛哭,二毛也撲來跟著一起痛哭,王老漢就這樣在兩個兒子和親友的哭聲中被放進了鐵制的棺材放進火化爐中,被火化了。
  天氣有時就像一個善變的女人,中午還晴空萬里,傍晚時分就烏云壓頂,大雨磅礴起來,并伴有雷電大風。街上的行人試圖逃散,有些沒戴雨具的就不免被打濕身體,好不狼狽。
  一輛黑色的別克像是暗夜里的怪物,亮著發光的眼睛在古田路上狂奔。在古田路與胭脂路的交叉處,怪物閉上了眼睛,然后轉身朝著火葬場的位置挺進,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怪物在火葬場旁邊的圍墻旁停下了。這時,大毛掏出手機按下號碼后只簡單的說了句:“我們到了!”就匆匆掛下電話,然后拿出兩套雨衣,遞給司機小李一套。
  兩人穿戴完畢后,打開車門,站在墻邊等待著。不一會,聽到悉悉簌簌的腳步聲,然后墻那邊一個低沉嘶啞的聲音問道:“在嗎?”大毛回答道:“在”。
  這時里墻那邊傳來一個東西,用大的油布袋子包裹著。這個東西被傳到三分之二的時候,墻里面猛的一用力,整個東西掉了下來。
  東西很大,有一米多長,一百斤左右,呈人形。司機和大毛剛接到手,只聽大毛“啊”的慘叫了一聲,昏死了過去。司機小李敏捷的轉身,這時一個一尺多長的亮閃閃的劈刀自上而下劈了過來,小李本能的抬起右臂,刀不偏不倚的砍在他的手臂上。血順手臂直往下淌,還有一部分血濺到臉上,瞬間小李的大半邊臉都被血染紅,變得詭異嚇人。
  小李是退伍軍人有兩下子,他皺著眉頭,忍著痛,飛起一腳踹到那人的心窩位置,那人應聲倒地。
  把大毛打昏過去的不是別人,正是二毛。這時,他從大毛手中奪取袋子,拽著就開始往前跑,這時司機小李緊跟幾步左手死命的抓著袋子的另一頭向回拽,二毛不甘示弱,雙向抱著袋子的一頭,用力往前拉。兩人在撕搏的過程中,袋子被撕裂,二毛覺得手里東西一下變空了,沒有站穩,一下摔倒在地。
  他感覺手里還在抱著什么,這時一道閃電劃破天際,隨著閃電的亮光他看見了手里抱著的不是別的,正是他的父親,王老漢的頭顱!
  那慘白的面孔,被二毛手上的血沾上之后更顯得恐怖!更可怕的是,那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張著,好像是隨時要找二毛索命一樣。二毛嚇得大叫一聲,雙手使勁向上一拋,把頭顱拋出丈把遠,然后狂叫著拔腿向前跑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不見了。
  在王老漢立下遺囑之后,大毛就找了最好的蠟像師做了一個蠟人,和王老漢不無二致。他和火葬場的老吳商量好,火葬的那天給親友們、自己的同事和朋友看的就是王老漢的遺體,被燒的是王老漢的蠟像。
  本來那天晚上從墻內讓老吳扔出來的正是王老漢的尸體。但是老吳和大毛之間亦有過節,老吳的小女兒曾被大毛欺負過,雖然賠了五萬元不算少,但老吳一直懷恨在心,所以那天被火葬的不是蠟像,而是王老漢的尸體,他給掉了包。晚上扔出來的恰是做得逼真的蠟像。所以二毛在爭奪中,很容易就拔下了那個蠟像的頭,由于過于逼真,再加上當時激烈爭奪的慘狀以及風雨交加的環境,每一樣東西都拷打著二毛的精神底線,他最終瘋掉了。
  當人們找到他時,他的尸體已經在河里泡了整整一夜,而大毛因為失血過多,未來得及醫治,當場死亡。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推薦: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面具

下一篇: 《 拆遷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為了父親的得到父親的遺留的房子,兄弟二人雖然沒有明爭,卻使出渾身解數進行暗斗,但最終弄巧成拙,反而害了自家性命。小說把不孝之子和不肖子孫的寫得活龍活現,極具諷刺意味。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 西部井水

    兒子固然不好,老子做事也欠妥,那一紙遺書成為悲劇的導火索。

    4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一縷清風哲

查看TA的文集

淘宝快3怎么追号 秒速快三开户 山东十一选五真准网 黑龙江p62215期 体彩赛车开奖结果 七星彩重新开奖确切时间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全图 股市行情个股分析 什么是二级市场股票配资 青海高频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现金棋牌捕鱼娱乐电玩